也良_愿望是世界和平

深陷歌王子坑无法自拔,无奈没有文可看感觉自己动手产粮好累555

愿有人,陪你颠沛流离

对于月咏来说,她是男是女并不重要

比如戏弄因为憧憬(毕竟是救下他姐姐)站在她面前无比紧张的维托,看着小家伙鼓起勇气问boss是男是女的时候,月咏只是回答“你认为我是什么性别,我就是什么性别”

所以说月咏其实对七海这批人的冲击性太大了

所谓“流动的性别”,体现的简直太明显了

另外就是,“如果众人都在叫我跳下去,请你从后推我一把——不要站在我这边”

这一点,在这个人身上也体现的淋漓尽致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