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良_愿望是世界和平

深陷歌王子坑无法自拔,无奈没有文可看感觉自己动手产粮好累555

#Attack on Utopia#不在一起

幸福地啃着手抓饼的某人似乎从来就学不会走路一样,一会儿晃晃悠悠,一会儿蹦蹦跳跳。

可是他多希望时间能够停滞在这一刻,让他有机会抱住她。

“我去冷溯希你要干嘛?”

“凉,我爱你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对话永远只能进行到这里,他问不出,当然也问不出口,她的真实意图。

那张永远没心没肺的笑脸下究竟又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,他不想知道,也或者是她太过害怕让他知道,所以总是过分小心翼翼地掩盖。一旦有任何暴露的迹象,随之而来的就是歇斯底里的抗拒和排斥,只一心想着逃离他,那个在她看来无限完美、毫无瑕疵的他。

他曾经告诉她:“我知道的。”

她就这样回复他:“如果你真的知道了,我就只能选择毁灭肉体了。”

“等到一切都结束…这样的疯狂终止之后,我也就没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了吧。”

他发现她似乎一直在钻牛角尖,因为过分相信流动的世态,她反而不能将自己的心安放在一个她足以信任的小天地里。不相信永恒的她只能一生都像个逃亡者,宁肯穷尽一生地浪迹天涯,也不愿在谁的怀里安心地睡上一觉。

所以啊,他才会那么暴力地时不时跟她来几场不顾一切的做爱,设计那样变态的手铐把两个人的手都拷在一起,只为了告诉她:有我在。

“好了好了到了到了你快走。”

走到宿舍门口,手抓饼也已经吃完了。他像往常一样,从正面紧紧抱住她,然而她也一样,并没有回抱住他。

“要照顾好自己,不要老去接那些危险的任务。不要忘记,你还欠我一条命;这是你之前想要杀了我的惩罚,是你一生的惩罚。”

“……”

也不知过了多久,那人终于还是放弃了等待她的拥抱,只是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后便再无多余的话。

在楼上直接目击这一幕的乐乐饶有兴致地冲到楼下躲在一边围观,却不想也良只是望着那人的背影悠悠道:“你知道比爱更难的事情是什么吗?”

乐乐只觉得奇怪,这是跟谁说话呢?

“是守护啊。”

“默默地守护在那个人身边,无私而高尚,不追求哪怕一句言语上的感谢,只为了那人能够好好活下去。痛,但无比幸福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