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良_愿望是世界和平

深陷歌王子坑无法自拔,无奈没有文可看感觉自己动手产粮好累555

#Attack on Utopia#白月光与他

【巨坑灵感闪现,受银龙鱼启发…还是逼自己写出来…大概年更?到那个时候lofter还在吗=_=】

回到宿舍,她只觉得心房那里一下一下胀得生疼。

在无数闪光的镁光灯下,那个人仍然不为所动,谦和的笑容带着几分疏离,正如素净的月光般不为世俗所染。

从车上下来时,她仿佛以为自己看到了一道柔和的光,虽然微弱却照到了她心里的每一处黑暗,照得她无处躲藏那些本可以用大笑掩盖的脆弱。

冷溯希,他就是她的白月光啊。

她站在原处,内心煎熬。 被他发现了怎么办,那就站的远一点,可是站的太远,她又看不见她的月光了。

最终,那个男子没能看到身后的她。

脱掉袜子之后,又是懒得洗澡,到最后连牙都懒得刷就躺到了床上,闻见被子里一股奇异的味道,忽然想起前些天在床上吃卷饼,大概那奇异的味道就是卤肉的香味和自己脚丫的臭味的混合产物吧。

但是她终究没有想着明天要去晒被子,AUS的宿舍外面没有阳台,楼下也没有晾衣绳,便忍了与这味道共同钻进被窝里。

临进梦乡时又装作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对墙上那人的海报,他又新在什么她叫不上名的知名杂志当了封面模特,她当然是花了大笔的银子买了那杂志,只因为杂志赠送的海报是不一样的,全套有10张图,买到38本的时候她都要疯了,终于在第39本的时候凑齐了第10张海报。哦对了,写真集也是不会错过的。

这样挥洒银子的结局就是她天天蹭食堂,只买卷饼。就像她关注模特走秀但只看他一人一般专一。

可是,如果这样就能让他入了自己的梦,多值啊。

梦里有他和她的那段时光,那时还不算丑陋的她和在无论何时都那么纯净的他。

回想起乐乐今天问她:“你还有没有点少女心啊”,她多想说,她有,她一直有。

她只是不敢说而已,只怕自己的爱慕会玷污了那圣洁的月光而已。

在梦里,小心翼翼地念着他的名字,却不敢奢望梦里的他听到之后转身看到自己。

——“阿希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3)